设为主页
会员登录 账户 密码 快速注册会员
宏源论坛
联系: *免费
验证:  验证码:S5713466
首页 > 宏源论坛> 员工生活
发布者:钱子平 发布日期:2019/3/17 16:33:43人气:193  评论:0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言的父爱

      油菜花初开的季节,父亲走了,享年九十又三。

父亲走时,无声无息,以至于二姐一直帮父亲揉额头还未发觉,等哥哥进入房间叫了三声“爸!爸!爸!”没动静,往父亲的鼻孔用手背探了一下,父亲已没了呼吸,哥哥连忙爬到父亲的床上,用身体靠住父亲,顿时四个兄弟姐妹,还有头一天从泉州赶回的舅舅,哭成一团。

三声响亮的鞭炮在老家小村的上空响起!

父亲在世的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个久雨初晴的早春,3月3日下午4点16分。

     父亲曾是孤儿。父亲的生母我的奶奶嫁到南山中蓬罗家,不就丈夫死了,招了横街大坞场刘姓丈夫,生下我父亲。
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父亲3岁时候死了母亲,5岁时父亲没了,跟着大他10岁的同母异父罗姓哥哥,相依为命。后来父亲的外婆为了父亲活下去,把他送给横街坞口一户没生儿钱姓人家做儿子。为此我的大伯哭着追到他外婆家说“我不要银元,我要弟弟”,但终究是大人决定了的事,再说那个年代,一个10来岁小孩无论如何也养活不了,5岁的弟弟的。 

父亲来到钱家,也不富裕,爷爷常年在浙江开化帮人做饭,奶奶也得了大肚子病,父亲从小帮人放牛、打长工,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父亲的命运改变是从参军开始的,1951年春天的一天,已经24岁的父亲,在山上砍柴,看到工作队来村里招兵,就瞒着爷爷奶奶去报名参军,直到64年复员,党龄61年,担任过连支部组织委员、司务长。

父亲出生入死好几回。他的服役的部队,是470团,这支部队隶属于公安部,解放初期,负责上饶地区的剿匪工作。

那时候的残余政治势力总想颠覆新政权,父亲的战友一位何姓排长,在西乡片的南山乡从水路押解公粮回县城时,遭到当地反革命残余武装的伏击,不幸中弹牺牲,长眠于南山乡港口村的山上。父亲带领排里的其他战友,一边还击一边加速开船,把10多吨公粮安全护送到30公里外的县城;父亲带班参加过抓捕紫湖土匪头目的战斗,这位陈姓匪首,自带电台,抢粮抢钱,强奸妇女,无恶不作,父亲奉命带班蹲守数月,风餐露宿,终于摸排到土匪的老巢,在战斗打响的一刻,一位战友扔出的手榴弹被灌木弹回来,千钧一发之际,眼疾手快的父亲,一把抓过快要爆炸的手榴弹,重新扔了出去,把土匪在山上的窝棚炸塌了,活捉了作恶多端的陈姓匪首;在广丰排山,当地地主武装500多人围攻父亲的排,电话线也被切断,父亲和战友一直据守在排山镇的一个庙里,一面坚持战斗,一面发信号弹,直到团部炮兵连炮火支援,残余土匪才作鸟兽散。

抗美援朝战斗打响,父亲报名参加,由于组织上考父亲是独子,没有批准。

父亲服役的那个年代,对岸的蒋介石老想反攻大陆,美国的u2高空侦查机如入无人之境,在大陆上空盘旋,组织上派父亲带一个班到海拔1500多米的怀玉山香炉峰去监测高空飞机,一呆就是半年,提供了准确的情报,在地面高炮部队的配合下,在玉山附近上空打下了一架U2高空侦查机。

1959年,庐山会议召开,父亲和公安局长一起,参加会议安保,父亲后来和我们说,当时他在中央领导住处外围负责安保,亲眼看到过,林彪的女儿拿着收音机在外面散步。
     父亲正直。在连队管吃管住,就连他的上司指导员家属私下要点粮食喂鸡也不给面子;响应党的号召复员,当了革委会主任,还把“地主”的儿子,小时候的玩伴保护起来,父亲说“家里有地就是地主,我开不了口”。 
      父亲热心。就连母亲在重病弥留之际,有一个外地人来老家问路,他还去带路,为此,父亲和母亲吵了做了40年夫妻的最后一次架,没过一个星期,母亲就去世了。 
    父亲乐观。人生的起起落落,没有击垮父亲,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,他都没放弃对生活的热爱,有时还会拉上一会爷爷留给他大二胡,拉得曲子大都是军旅歌曲。

他的战友吴亦龙当了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鄢家寿当了法院院长、唐守法、占礼祥当了玉山的公安局长。父亲复员回乡后,从未在村里提起他的当领导的战友,也未找过战友的麻烦,街头卖柴遇见这些战友和他找招呼:“老钱,你怎么卖柴啊”,父亲心里还是很坦然地回应:“嗯”。

记得1999年秋,母亲住院,父亲的老战友占礼祥局长也住院,战友占礼祥叔叔说,我想老钱了,于是,原本在老家的父亲,走路来玉山人民医院见了老战友的最后一面。
    

父爱无言。记得在80年代中期,父亲上街卖柴,我跟着去买新华字典,卖完柴之后,父子俩坐在玉山百货公司门前的的台级上,买了一个小西瓜,父亲用拳头砸开西瓜,父亲只吃了一小块,其他的都让我狼吞虎咽了;我从教师系统改行进入宣传系统时候,父亲叮咛我要入党;当我从宣传系统按省委文件精神下海3年时候,父亲已经是很不理解了,见面就催我回去上班,我回应他,我这么大了,按政策下海的,不会有什么风险。有好几次他在我公司,拿着中标合同问我:这些合同是真的?那些单位会打钱给你?弄的我哭笑不得。

父亲对我们四个兄弟姐妹要求严格,但对我们的子女甚是疼爱,哥哥的儿子、女儿他独自带了10多年,我的女儿儿子出生时候,他也每年给红包,就是在医院最后一次住院时候,我带6岁儿子看他,他的眼睛就会发亮,眼光一直追随的,嘴里说着玉山话的“娃娃……”

父亲九十岁前,身体健朗,还会上山砍柴,洗衣做饭,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,寒暑假回来住上一段时间;九十岁后,我接出来,在县城居住,由我大姐照料,后来大姐家里走不开,和大姐商量,由大姐接到她家照顾,可是年事已高,身体每况愈下,住院4次也没什么效果。

父亲一生宽厚仁慈,不计较得失,得到了后辈们的喜爱和尊重!大姐一直泣不成声,二姐在父亲火化的那一刻哭晕了过去,外甥、外甥女一直不信外公会走的这么快,大孙女、大孙子得到爷爷去世的消息,也哭成泪人,小孙女我的女儿也远在临川的教室里哭。我的表哥表姐、表弟,在病房里探望或视频时也是泪流满面,以至于父亲去世时,他们一直在陪着,表哥的董事会也推迟开了,在泉州交警支队的表弟从千里之外福建赶回来,直到父亲火化安葬才离开。我和爱人的同事、同学、好友也纷纷前来悼念,寄托哀思:我的老同事谢常委夫妇、监察委汪主任、组织部王科长、报社周主任、汪记者、电视台吴台长、张主任、张记者;我的老师吴校长、同乡钱总、我的学生廖总也从外地赶来,送老人最后一程。

在此,我代表我的兄弟姐妹和我的家人,替我父亲向大家深表感谢!

作为父母含辛茹苦培养读了大学的我,在工作上也未让父亲失望,我执笔写的《代理妈妈》被中宣部、中央先教办确定为全国集中宣传典型,新华社发通稿,中央各大媒体集中宣传,尤其是上了《光明日报》头版头条和焦点访谈,我本人也获得中宣部等十部委联合表彰的“全国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”、全市宣传工作先进个人、全市对外宣传先进个人,在玉山报社工作期间年年都是先进个人。

父亲走了,我对父亲最好的纪念是写下父亲的生平的点点滴滴,做好我的工作,经营好我的家庭,善待我的兄弟姐妹和亲人们,把俩个小孩抚养成人,培养他们成为社会有用之才。

父亲安息!

 

 

 

1
记录 1 到 1 (总共 1)
上饶市宏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
地址:江西省玉山县冰溪镇日景现代城 赣ICP备1300450 1
电话:0793-2560256 手机:13576354567  传真:0793-2560256 邮箱:srhyjd@163.com

  技术支持:万维科技  玉山商城